让每个小蝌蚪都找到

Posted on 星期日, 11月 14, 2021 in 未分类

夏皇后这厢满意的端了茶,看着四人离去,这才转头叫了韩绮出来,笑得很是得意道,

“绮姐儿,你说的对,对付她们便是应当这般直接明了!”

总归她是大妇,正室,她们全是小妾,身份悬殊摆在那儿呢,不听话正好给借口收拾了!

韩绮听了微笑着点头道,

“娘娘做的没错,娘娘乃是后宫之主,您要清查宫中事务,是任谁也挑不出理来的!”

不过这前提便是皇后娘娘得皇帝的宠爱,若是不然,看前朝多少宠妃当道,把皇后逼得没法没法的事儿。

韩绮此话无假,自大庆开国以来,太祖时倒不必说了,到了惠帝时便极度厌恶太监,对宫人们动辄打骂,重则廷杖,宫人们私下里深恨惠帝。

之后太宗靖难便是因着这情形,便借用了宫中太监传递消息,待到太宗正位之后,对内监多有褒赏,之后又有三宝太监等一批不输外臣的忠勇太监为国效力,到了后世的皇帝也多倚重跟前的这些阉人,譬如前世的皇帝便是如此,于是令得太监们的气焰渐涨。

到了这一世,陛下乃是独子,自幼身边都围绕着这些阉人,对他们是信任无比,待继承大宝,与夏皇后大婚之后,这帝后二人都是心眼大,不管事的主儿,后宫诸事甚至有些外廷之事都交到太监手中,令得刘瑾等人越发的得势,长此下去乃是国乱之兆。

韩绮一介小小的女子,虽说没有那忧国忧民的情怀,但也知长此以往,于国不利,于民不利,自己的父亲,兄弟,许多亲朋好友都是在朝中任职,但凡外廷之臣没一个人会喜欢阉党干政,对阉人也多有鄙夷!

又韩绮经过了前世,自然知晓刘瑾等人的危害,她与卫武都不过一介小小的人物,夫妻二人只想着得过且过,能躲则躲,只人无伤虎意,虎有吃人心,他们夫妻也不能任人欺负到头上,

“虽不想惹事,但也不能怕事,自然不能便宜了他们!”

清新可艾尽显纯真风采

……

在韩绮入宫之前,卫武便先一日入了宫去向皇帝陛下谢恩,

“蒙陛下关怀家中诸事,得托陛下洪福,如今家中一切安泰,微臣特地进宫向陛下谢恩!”

朱厚照闻言便笑道,

“即是家中一切平安那便是最好了……”

说着又笑道,

“即是老夫人无事了,便让韩氏无事进宫陪着皇后说说话,前头皇后还向朕念叨呢!”

卫武闻言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立在一旁的刘瑾,眼儿一眯笑道,

“娘娘恩宠,乃是贱内的福气!”

朱厚照见说完了正事,左右看了看,冲着立在一旁的刘瑾一挥手道,

“你们出去!”

刘瑾这厢不情不愿的出去了,朱厚照才绕过御案,过来一屁股坐到榻上,冲着卫武招手道,

“你也过来坐!”

卫武笑着过去,学他的样子将靴子蹬了,盘腿对坐在榻上,朱厚照便问他,

“说了带朕出去吃酒,不会忘记了吧?”

卫武笑道,

“自然是不会忘的……就看陛下甚么时候能出宫了!”

说着神秘一笑道,

“臣最近学了易容之术,届时露两手给陛下瞧瞧!”

“甚么易容术?”

朱厚照一听来了兴致,挽袖子便要卫武给自己当场演示,卫武笑道,

“这易容术还要备上许多药水工具等,臣今日也没有带进宫来,待陛下说好了日子,臣给陛下易容,改头换面出宫去痛快玩玩儿!”

朱厚照闻言大喜,

“好好好!朕这几日把手头的事儿给办了,便能挤出时间玩一日了!”

卫武听着不由叹道,

“陛下真是可怜,想出宫玩一日都还要挤出时间!”

朱厚照闻言立觉遇上了知音,不由向他大倒苦水道,

“朕如今才知晓,做个明君比做个昏君难多了……”

甚么事儿都要学,甚么事儿都要问,还要学着如何驾驭朝臣,如何从他们那一大堆冠冕堂皇的道德文章里找出自己想要的东西,又还要同那些无事寻皇帝麻烦的科道言官们斗法,又后宫里还要应付众嫔妃,又还要小心哄着大着肚子的妻子,动不动就哭闹的亲娘……

“唉!朕这皇帝呀,当得着实是难啊!”

有心想来个不管不顾,玩他个昏天黑地,但一想到以后自己会在史家笔下得了一个昏君之名,又十分的不甘心,便只能咬着牙,强打了精神把这“好”皇帝做下去!

皇帝这一番吐槽,令得卫武更是同情万分,伸手勾了他肩膀,

“好兄弟,是男人都难,都有老娘、妻儿,没一个能逃脱的!”

说着便也同朱厚照讲起了自己的事儿,甚么那下头一干人欺负他年轻不服气呀,又同级的千户们也是不满自己因着上头赏识,连连得赏,暗暗排挤呀,又家里老娘不肯让韩氏去书院,又两家老娘催着二人早日生育之事……

这时节二人是半分没有君臣之仪,尊卑之分,只如平常的狐朋狗友一般,勾肩搭背,将不能同家里人讲的职场艰辛,心中苦闷全数分享,朱厚照听了卫武的苦心,倒是自家心里舒坦了些,

“朕还当有朕罩着,你会一帆风顺呢!”

卫武嗤笑一声道,

“陛下呀,这世上的人不管是贩夫走卒,还是金枝玉叶,哪一个没有烦恼,您有帝王的烦恼,那街边的小贩也他自己个儿的烦恼,大家都难,便都勉为其难的过着就是了,要不然……还能去死么?”

朱厚照闻言深以为然,叹一口气道,

“说得对呀!勉为其难的过呗!”

“正是,总归自己努力让自己个儿过得自在快活些就是了……”

二人这厢说了大半日的话,外头刘瑾来报,

“陛下,焦阁老求见!”

“嗯……”

朱厚照闻言冲着卫武一摊手,

“瞧瞧……这事儿是一桩接一桩,没完没了!”

卫武笑着点头,却是知晓今年刘健与谢迁致仕,这位焦芳,焦阁老乃是吏部尚书兼文渊阁大学士,虽入了阁但仍掌着吏部的大印,却是位掌实权的阁老,便是皇帝对他也是多有倚重,便应道,

“陛下,即是有公事要办,那微臣便告退,待陛下得了空就派人来知会臣一声!”

朱厚照点头,

“好!”

卫武这厢穿靴下地,行了礼之后便退了出去,到了外头正遇上与刘瑾说说笑笑的焦芳,不由双眼一眯,这厢让到一旁行礼道,

“下官锦衣卫千户卫武见过阁老!”

焦芳看了一眼卫武,对这位深得帝王宠信的锦衣卫也是有些耳闻,当下便笑眯眯道,

“这位便是卫千户了?”

卫武笑道,

“劳阁老动问,正是下官!”

焦芳看了他几眼,点头笑道,

“好好!果然年轻有为!”

此处也不是说话的地方,二人短短两句,焦芳便由刘瑾引到了里头,卫武转身便要离开,却见得张永正领着人过来,便又笑着见礼,

“张公公!”

张永见着他,眼中闪过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异色,想了想笑眯眯道,

“卫千户这是出宫了?”

“正是!”

“那……咱家便送卫千户一程吧!”

卫武看了他一眼,

“如此……有劳公公了!”

这厢二人便相携出宫,走了一段路张永转头看了他一眼,想了想道,

“锦衣卫纠察百官,掌管京师诸多密事,不知卫千户可知那武安侯世子暴毙之事?”

卫武闻言一脸淡定道,

“确是有此事,下官还按例过去询问了武安府……”

“哦……”

张永看了他一眼道,

“那听说卫千户还曾带走了武安侯世子的随从……”

卫武仍是神色淡然,

“是带到了北镇抚司,问过之后便放他们回去了!”

“是么?当真是放了么?”

张永笑得有些勉强,

他在得知邢昭的死讯之后,便立时派了人到武安侯府,便听说邢昭的一干亲信下人全数被锦衣卫带走了,张永得讯却是吓了一大跳。

他们私下里偷卖宫中财物之事,邢昭不可能一人亲自去办,多都是有亲信手下参与,若是让锦衣卫给问了出来,便是个天大的把柄给人拿住了!

张永自然是怕卫武知晓了他们秘密,因而便出言试探,卫武却是一脸惊诧道,

“不过例行询问,问过之后便放了,我们北镇抚司的诏狱再是空闲,也不会把几个下人关在里头管饭呀……”

语罢好奇的问道,

“张公公问这个做甚么,可是那些人有甚么不妥?”

张永哈哈一笑,

“不过随口问问,随口问问!”

他派出去的人在京师遍寻不到人,只听说是被武安侯打发了银子赶出去了,有些回了老家,有些不知散到何处去了……

前头他还疑心是被锦衣卫扣着,如今看卫武的神情倒不似作伪一般,难道真是回老家了?

张永心中狐疑不定,一面低头沉思一面缓缓踱步,卫武见他不说,也闭了嘴落后半步前行,待远远见着宫门了,张永又忍不住问道,

“那武安侯世子当真是急病死了?”

卫武点头道,

“说是前头割伤了手,却不防得了破伤风,发觉时已经在卧房之中僵硬了!”

Tags:

My music selection makes last.fm look good

You can't see my music, but that doesn't mean it's not there.

Recent comments

WordPress Theme designed by Chris Wallace.

Valid XHTML 1.0 Strict